自由插画师
http://weibo.com/1993mengmeng
https://l-w-1993meng.artstation.com/

其实是我瞎编的

因为之前他说他害了重病。我没想到会收到他的新年祝福,且只有他还记挂着我。要不是那样,我还以为他死了。
为什么这么说呢,我是觉得很久不联系的好友,那些号码中说不定就有个吧人已经死了。只是你不晓得。
我记得是初中还是高中喔,我偶然听了首死亡金属乐,竟然特别好听,就闭上眼睛很认真的听,感觉不是狂躁,反而很平静。
有时候就是这样的,也是和老友闲聊听他说起:“哦,她呀,几年前就淹死了。你不知道吗?”
我不知道她是因为去河里游泳水性不好,或只是对生活感到绝望。还是说她没能从金属乐里听出平静来。不过,她那性格就算听月光曲也平静不了啊。我哪会知道是否还有更多的联系人学她一样,脾气辣么大,马的一赌气永远留在十七八岁。

评论

© 1993-Meng | Powered by LOFTER